kerrying

【蔺靖】重山不度 14

耳语:

蔺晨/萧景琰

 
 
 

 

 
 
 

重山不度

 
 
 


 
 


 
 
 

十四、

 
 
 

 

 

 

 
 
 

客栈老板唐停躲在一扇半掩的门后面,两只眼睛忙着偷瞧穆王府那位声名远扬的郡主。

 
美丽的女子多半相似,婀娜的身姿,水灵的眉眼,婉转的嗓音,以及那一阵阵飘散的,熏人沉醉的柔香。 
 
穆霓凰隔着朦朦胧胧的窗纱,朝一个微不足道的客栈掌柜,俏丽且有礼的一笑,唐停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,也像荡在那香风里的一片叶子,晃啊晃啊,直到侍卫来把他架走,还不曾安稳落到地上。 
 
侍从刚把门掩上,穆霓凰就立刻不笑了。 
 
南境郡主拧眉时一扫女儿之态,颦笑间颇显英气飒爽,脆生生的问话出了口,倒教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,“昨日我手下一位探子来报,说靖王府列战英入了大理城,歇在这家客栈里,我就想着多半是你来了。只是你既已到了云南,又为何不肯赏光莅临王府?莫不是还做其他打算?” 
 
入了云南之后,一直在观赏江湖人士打架比武争夺天下第一,这样荒唐的理由,萧景琰咬了咬牙,几番纠结,究竟说不出口。 
 
蔺晨瞧出他窘迫,替他解围道:“回郡主的话,是草民胆大包天,耽误了靖王殿下的行程。” 
 
穆霓凰便转开眼睛望着他,将他从头到脚、由衣料至饰物都打量了一遍,眼光最终停在颈上的伤痕处,才犹疑道:“你是琅琊阁少阁主蔺晨?” 
 

言外之意,分明是不信的。

 美丽的女子多半相似,智慧的女子往往不同。宫羽善解人意,霓凰见识广博……蔺晨不无遗憾地想,若是这两点好处能合为一身,那该是一位多么令人心折的奇女子…… 
 

但此刻他血披半肩,是个狼狈得不适宜与智慧女子搭讪的时机,于是蔺晨只好俯身行了礼,“正是在下,不想在此地有幸得见郡主,仓促之中真是失仪,万望勿责。”
 
人是谦和且狼藉的,难得是那温雅清越的低声,自有月下流泉,柳间飞絮般的从容,倒还有些江湖传说的影子。
 
萧景琰从旁适时插声:“霓凰,来坐。”
 
穆霓凰便启唇一笑:“怕什么,我白问一句罢了,你们再打起来,我也还是向着景琰哥哥的。”
 
萧景琰低垂了头引她往榻前落座,听了此话耳后不禁微微泛起红来,颜色一路蔓延到领子里去。
 
他二人自赤焰案后,这还是初次碰面,在暗地里设想过对方该如何失魂落魄,到底是害怕故人重逢的。此时眼见彼此谈笑间风仪如昔,先暗自松了一口气,将悬着的心放下了之后,又不免再生出几分物是人非、往事尽休的感怀。
 
萧景琰还记得少年时历历的晴川,坐骑跃跃欲试地蹭他的头颈,林殊的声音含着似真似假的嗔怒和湿润的青草气味,荡在云里,散在风里:“景琰,你去不去?你和不和我们一同去?”
 
当时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哪里?或是梦中的蓬莱,或是传说的桃源,萧景琰已记不太清。
 
瑶林远不可至,他已永不能至。
 
那匹马背上柔软的触感还彷如昨日,林殊微笑的面目却有些模糊了,像他第一次由战场上得来的伤口,只在寂寥无人的雨夜里,从骨头深处泛上酸痛。
 
天气、心境、旁人的一句打趣,甚至是马背上一绺白鬃,都在恍惚间是搅动伤口的缘由,偏偏那故事的主人,悄无声息别去之后,从不肯入一入梦来。
 
霓凰又如何?萧景琰打量着面前沉静温婉的少女,她是否同我一样,在惊醒的暗夜里默不作声地捱过苦楚?
 
年不过二八的女子,了然地朝他眨着眼睛,用一句问候拉回他的思绪:“景琰哥哥,你从京城来,一路可顺遂吗?”
 
霓凰性子一向利落干脆,这句问话,难得连语调都是缠绵的,伴着窗外鸟鸣,听在耳里,也让人生出春正盛而韶华易老的钝痛。
 
文人与墨客有诗酒恣意的江南可供遣怀,将军与士兵有铁马冰河的关山足以驰骋,而他们唯有在好友一句语焉不详的问候里,寻找慰藉。
 
“前路顺与不顺,西出阳关总有故人。”
 
萧景琰面无表情的模样一如少年时,仿佛一星日光穿透了树影,映下枝叶低垂着的形状,树干却在影子后头沉默地耸立。
 
但穆霓凰看出他的欢喜。他眉梢的平和,唇角的圆柔,无一处不泄露欢喜。
 
以为终要独行时遇见了故人相候,实在是一件值得为之展颜的事。
 

她有许多心事要同这位故人倾诉,可是故人身旁,还杵着一位不识时务的琅琊阁少阁主,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。

 

穆霓凰郑而重之地清了清嗓子,正要说话,萧景琰抢在前头先喊了一声:“战英,给郡主备茶。”

 

躲在门后的列战英慌忙端了茶盘出来,上毕了茶,还不忘关切地问蔺晨:“少阁主这伤势不轻,且随我去止一止血罢。”

 

蔺晨摆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“两位天潢贵胄,只是这么袖手站着,也有一股矜贵高华的气度,令人见之忘痛。若不是小将军提醒,我倒险些忘记这一点儿小伤呢。”其语气之浮夸,令两位板着面孔的皇亲国戚都忍不住抿紧了唇忍住笑意。

 

他扭身欲走,列战英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,蔺晨刚迈开脚又回头道:“不才略通岐黄,自医犹有余裕,小将军就不必跟着我了。”

 

见萧景琰微微颔首,列战英便停了步子,三人目送着琅琊阁那位江湖传说中英姿天纵的少阁主踱出房去。

 

蔺晨在闺中女子的想象中,多是销金窟纵酒,烟花地留情的风流浪子,这一回笼了手垮了半边肩膀,一个人欲走还留的背影,倒平添了些英雄迟暮的可怜兮兮。于是一待蔺晨出了门,穆霓凰便当先笑道:“我听过蔺晨许多故事,总以为他是个顶讨人厌的纨绔,不想这人瞧着,倒有些识礼又可欺的样子,传言果然不可尽信。”

 

顿了顿又续:“景琰哥哥,你打他做什么?惹得你这样生气的人,可是不多。”

 

萧景琰避而不答,问道:“你又听见了甚么传言?”

 

穆霓凰接了茶,正待要喝,听了他的问话又将茶盏放下了,在隐约的白烟之后,少女露出一个饶有兴味的好奇表情:“无不可告人之事的景琰哥哥,是甚么时候学会的顾左右而言他?你何故会与琅琊阁中人同行?”

 

她剪水般的一双眸子盯住了萧景琰,里头温柔有之,关心有之,更多的,倒是毫不掩饰的调皮,号令千军的皇子殿下,就头痛了起来。

 

“先谈正事。”他求和一般地柔声道,终于换来了南境郡主意犹未尽的首肯:“那末谈完了正事,可要同我说啊。”

 

“我听到的传言,是金陵城中,父子兄弟不能相容,靖王殿下夤夜出京,烽烟将起东南间。”

 

“东海?”萧景琰摇着头,露出一点恹恹的疲惫,“我若打算在东海起事,又怎会眼看着父皇撤换卫戍将军?”

 
他的声气疲倦已极,是徐福流浪瀚海终寻不见仙山影踪的气馁和悲哀,不知仙山藏在何处,甚至不知世上是否真有那长生不老的极乐园,“父不宁子,原没有说错。我身在金陵或不在金陵,都不能取信于君。” 
 
穆霓凰的心里,也就一丝一缕的,盘桓起不忿,“所以说传言果不可信。你此番回去带我一同入京,我倒想向皇帝陛下问个明白。” 
 

她望着萧景琰,眼见对方果然皱起眉,将眉心拧成一道沉重的川字:“你不要掺和。云南王处境本就岌岌可危。”

 
见穆霓凰低低地应了一个“是”,他又想起了另一桩事,追问道:“穆王爷现在何处?我随你去见他。” 
 
他语声方毕,就见穆霓凰一脸不解地瞠大了眼:“父王接了陛下裁军的旨意,现已巡视南境,遵照圣意削减南境军力去了。” 
 

萧景琰不禁失声道:“穆王爷何以动身得这样急?”

 
“圣旨更急,焉能不动?”跟着他的惊惶,穆霓凰的心头也涌上一股寒意:“传旨的特使再三叮嘱切切莫误,说是定要眼见父王出了大理城,才能回返复旨。” 
 
萧景琰冷着脸沉默不语,穆霓凰在这个故友重逢的初春早晨,第一次觉得指尖冰凉。 
 
她并非第一次发现前路未卜,也见识了宦场斗争的诡谲难测,千难万险在南境的郡主看来,都可以拼争求胜,但萧景琰此刻的神情,却使她生出头顶利剑高悬,而自身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引颈待戮的恐惧。 
 
侍立在侧的列战英忍不住出声道:“属下去追,或者能够赶上云南王……” 
 

萧景琰抬起手来,制止他继续说下去,“你回金陵,向陛下禀报云南布防图失窃,请旨求援。金陵城外随扈,与我一同前去青冥关。”他复又转向穆霓凰,“你坐镇王府,派人传信与你父王,告知他大楚朝廷已得了南境布防图,青冥关不日恐遭强攻,请穆王爷安排调动云南兵力。”

 寥寥数语,不容置疑,列战英忙行礼道:“是。” 
 

穆霓凰数次想出声询问,都被他以眼神打断,此时终于在空隙里颤声道:“布防图如何失窃?你又如何得知?”
 
见萧景琰久不作答,她停了一停,又追问道:“是琅琊阁给你的消息?”
 
萧景琰仍是不答,穆霓凰渐渐发起怒来,厉声喝问:“战英,你来说!否则就带我一同去青冥关!”
 
萧景琰按住了她搁在矮几上不断发抖的手,安抚道:“追究这件事毫无用处,我日后会向你细细说明。此事本该请你父王主持,眼下事急从权,也顾不了这许多。我身负巡视南境之责,前往青冥关是依圣意而行。穆王爷不在大理城内,你需得替他稳住南境全局。”
 
他像多年前一样隔着寸许之距,拢住穆霓凰的手背,克己中透露出亲密,“我没有不可告人之事,也从未说谎骗你。你信不信我?”他的嗓音极力轻缓镇定,穆霓凰听不出一丝波澜。
 
他们一同诵读过经史子集,也并肩游历名山大川,如今,他们要合力奋战了。
 
旧时光呼啦啦风一样飞过去,线条模糊了,颜色又在眼前清晰起来,像是站在云端上回望,穆霓凰朦胧中听见林殊的喊声,意气风发的,骄傲张扬的:“霓凰,你去不去?你和不和我们一同去?”

“好。”

 

过往和当下,她不知道自己是在面向哪里给出承诺,但她永远不能不给林殊和萧景琰承诺。

 
 
 


 
 


 
 
 

TBC

 
 
 


评论

热度(715)

  1. 达坂城的西瓜辫子长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土豆烧牛肉
  2. 耀眼与遥远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绿杯子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南书房
  4. 🌸.雪霸霸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雨灯下品咖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红尘有幸识丹青365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龙仔与小哥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kerrying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青岩与鹤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与葵
  10. 甘棠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糖醋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太不要走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