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rrying

【蔺靖】重山不度 15 END

耳语:

蔺晨/萧景琰

 

 

 

  

  

 

 

重山不度

 

  

 

十五、

 

 

 

 

 

房顶,在江湖之中,素来是一个有故事的所在。

 试想一个寡言的侠客披星沐月,踏瓦穿檐前行,或追逐重重掩埋的真相,或等候转瞬即逝的杀机,这样的场面,哪一位初入武林的少年未曾设想过?  侠客们的名望高低不同,爬的房顶,自然也有高有低。 


 新出道的年轻人只能蹲在乡野驿站的茅草顶上,小有名气的杀手可以爬府衙的白砖墙,若是名满天下的剑士,那恐怕只有武英殿的琉璃瓦,能令他屈尊光顾了。

  穆霓凰甫一踏出房门,就察觉到屋顶上细微的呼吸声。 

 她仰头去看,一时被烈日灼得几乎双眼流泪,隐约望见墨黑的檐瓦,檐上垂着一角单衣,仿佛春雪落白,温煦里又有点独自融化的忧愁。 

 “霓凰郡主,”屋顶上的人遥遥出声,笑意是明显的,“虽说晴空无雪,能饮一杯否?”

 “我倒不知,琅琊阁少阁主在白日里也这般醉生梦死。” 

口中说着话,人已跃上屋檐。身姿曼妙轻盈,雏凤委羽亦难比拟。 

瓦上有桌,桌上有酒,酒杯握在几乎透明的两指里。蔺晨执起瓷壶,朝穆霓凰晃一晃,一股醇厚的酒香,就散了出来。 

 “郡主是南境出身,未知高粱酒合不合胃口?” 

 温声劝饮,浅笑抒怀,这南境一家简陋客栈年久失修的房顶,倒叫他衬得如同玉宇琼台,成了合该临风观景、拍栏吟诗的风雅之地了。 

 可惜琅琊阁的少阁主做的并不是风雅事。 

 穆霓凰再开口时,话中已有不快:“蔺先生徒有才名,竟也会做这等隔窗听墙的腌臜事了?” 

 蔺晨抱拳行了礼,“蒙郡主谬赞,升斗小民,又有甚么才名可言。”他顿一顿,话锋斗转,“只是幼时受教于琅琊阁,这琅琊阁做的是甚么生意,郡主恐怕略有听闻。蔺某学的就是听人墙脚的本事,奈何学艺不精,逃不过郡主慧眼,愿领刑责。”

 这回穆霓凰倒怔住了,默然无话半晌,才换了柔声,“七殿下不善言辞,蔺先生却巧舌如簧,想必是因此而惹恼了七殿下?” 

 人后谈论皇子时,倒换了敬称,小心谨慎,可见一斑。 

 蔺晨莞尔:“蔺某善辩,靖王殿下厌恶口舌纷争,郡主却直率多思,我如此狼狈的缘故,郡主难道没有问靖王殿下吗?” 

 睥睨天下的明眸里,染上试探的好奇:“我有没有问七殿下,琅琊阁的蔺少阁主难道没有听见吗?” 

 似烟似玉的两指又转,指着自己洁净不沾尘的灰襟:“一身血腥,怎好唐突佳人。自然要换了衣裳再来偷听。” 

 穆霓凰掩唇而笑,再开口时,芥蒂全消散无影,腮边梨涡打了一个旋,就有陈年佳酿的香气,由指缝里丝丝缕缕泄露出来:“琅琊阁中人,皆如蔺先生这般有趣吗?可惜要务在身,容霓凰改日再来请教。” 

 送出的酒盏无人去接,一块玄铁的令牌倒抛了过来。 

 蔺晨抄在手里,冰凉嶙峋的的蟒纹中心,刻了一个黑沉的“穆”字,望之愈显肃穆。 

 眼尾一抬,正对上穆霓凰笑得俏丽的梨涡,春意盎然里晃荡着几分炽炽如夏的调皮:“云南王府令牌,如有所需,沿境府兵可随意调遣,我出来得急,忘了交予殿下了。”

 眼见蔺晨面上笑容已僵住,穆霓凰拖着吐字,慢慢说完,“景琰哥哥那里,素来是没有隔夜仇的。我做个和事老,还请蔺少阁主替我跑一趟腿罢。” 

 不待蔺晨再说,青绿裙裾绕了一个爽利的圈,倏忽隐没于屋檐。

  房顶上的访客潇洒来去,蔺晨只觉得手里的烦恼,更沉了几分,几乎想遁走红尘、一醉方休了。

 

  

 

 

 

扎了双髻的童子在廊下熬药,漫不经心的。 

 蒲扇挥开药气的声响窸窸窣窣地喧闹一阵,又安静下去。 

 药香使人欢喜,月夜令哀愁更长。 

 庭中开着一簇簇细小的陵苕,明明是攀附他物而生长的花朵,偏偏自诩可以凌霄。 

 他望着那细长的枝条出神,身后萧景琰拖着步子走近,衣角絮语一般轻响:“先生伤势未愈,不宜吹风。” 

皇子的声音沉静,听不出喜怒。 

 “那花叫凌霄,行血祛瘀,可以入药。我幼年学医,曾倒背如流的,只当它是一朵平常的花草,拿来治病救人。后来学诗,才知道文人多半不喜凌霄,嫌它没有骨气,攀援而生,自己却立不起来。花不可只为花,人亦不可只为人,总有好恶,总有正邪。” 

 他们站在门的两侧对望,白袍和绯衣,流霞和月华,峥嵘和凋零,百年人生和千岁忧愁,江南夜雨和清茶孤灯,万里江天孤舟不系和一天秋色风帆更起,不由分说地在两人之间划定波涛奔流的泾渭,永不复见的春与秋。 

 “战英走之前,已同我说明你的意思。” 

 最初的震惊和愤怒过去,萧景琰的语调还透出一些疲惫,但周身风仪已回复如初。

 他望着蔺晨,眉目沾染了月下飞花的颜色,向来坚毅的唇角微微开启,像是叹息,又像是惘然。 

 是原谅,或是怨怼?蔺晨静静地等着。 

 萧景琰从容地、波澜不惊地,凝望着蔺晨的眼睛,“先生一路相伴,千里共行,景琰感念于心,永志难忘。” 

 他说得很缓很慢,似乎希望把这个尾声,扩展成为漫长的流浪和归途,“前途多艰,凌霄路上,不愿再劳动先生心血。” 

 蓬山不抵重山辽远,帝京更胜玉京迢遥。这不是道路的终点,而是并行的分别,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,他们——不是同路人。 

 “殿下还在怪我拱手送出青冥关?”蔺晨预想过今日的结局,但他仍愤怒,像个初出茅庐的剑客,总是按捺不住长剑出鞘的冲动,“殿下爱惜子民,固然不错,但国若不宁,一州又如何宁定?不过是尔爱其羊,吾爱其礼,孰对孰错,万岁千载争论不止的问题,你我的智慧,又岂能逾越圣人?” 

 他们之间隔着南境呼啸的风,隔着洱海幽凉的月,隔着乾纲独断的庙堂和淘尽英雄的江湖。 

 萧景琰微微仰起头来看蔺晨,年轻皇子的眼尾却垂下去,他的瞳孔在寂冷的夜里比星更亮,比雪更寒。一簇摇摇欲坠的火光,燃在眼底。

  “你爱的是你自以为的礼,非家国之礼,亦非天下之礼。” 

 “为君之礼是江山永固,子民安康,为将之礼是抗拒外侮,终止杀伐,只有谋士的礼,才是以小换大,以一死易百生。若今日可以为南境而弃青冥关,明日为金陵,先生又要弃掉什么?一退就可以再退,终有无路可退之日。” 

嗓音清越铿锵,年轻到近乎稚嫩。 

 他不信绝境,不怕穷途,纵使立于危崖之下,亦要抗争那所谓的天命,不在乎是否将自己献上了祭坛。蔺晨终于看清,埋在萧景琰骨血里的悍勇和岿然不动。 

 或许太晚,但总不算迟。 

 蔺晨举了杯,青瓷的清润柔和与玄铁的厚重深邃,奇异而和谐地包容在掌中。

 “霓凰郡主这枚令牌,托我转呈于殿下,我该祝殿下前路平顺。”他在流淌了千年的月光里微笑,任由一些寂寞,一些怅惘,浸染了衣角发梢,“看在并辔之缘的面子上,殿下可堪一宿忘醉?” 

 举杯的人却说忘醉。何异于飞鸟说没有一鸣冲天的渴望,长剑说没有饮血河山的希冀。何异于,王储说从未设想执掌天下? 

 清光满杯。蓬莱洲的超然物外与吴王台的社稷江山,遥遥相触。 

 咣。 

 瓷与瓷只能互相粉碎,不能相拥。光影汇聚两散。 

 芳菲是短暂的,酒盏是浅薄的,一切相逢自有尽时。

 

  

 

 

 

萧景琰在破晓前整军出城。 

 蔺晨站在城墙上为他送行。 

 “年年柳色,灞陵伤别。你想要什么践行之礼?” 

 他在静夜里扬声发问,生命的惆怅像是饮尽的烈酒,醉时交欢,醒后分散。

萧景琰着甲佩剑的样子,他第一次亲见。 

 年轻的郡王同他谈论过诗书和酒茶,观赏过歌舞和棋局。但蔺晨如今相信了,萧景琰适合马,适合剑,适合兵戈,适合酒液滚过喉头的冰凉与热血溅湿面庞的火烫。他不该在暗夜里计算着人心,埋葬恣意的年华。 

  “后会有期。” 

 “皇亲国戚,总爱说这样的空话吗?”蔺晨想起穆霓凰的话来。 

 “改日是何日?有期是何期?” 

 可期的是重逢,不可期的是命运,是人世的劫难、恩仇与相思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猎鹰在长空中振翅。鸣啸声直达苍穹。 

 蔺晨随着那鹰飞翔的身姿去看,山蔼沉沉,涧水潺潺。洗练的一轮月色,挂在天上。 

 朱甲黑骑的扈从逶迤成道路中一条寂静的长线,悄无声息地疾驰于平野。 

 曳地层云几乎被月光照彻,半天流华与半天云朵在烟波中交错消融。天空是一眼可以望穿的琉璃瓦,滚滚乱涌在其中横流,四散复又合拢,高悬于士兵与文臣,皇子与游侠的头顶。 

 他突然想起古人的诗,上穷碧落下黄泉。他不无孤清也不无会心地微笑着,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碧落,也真的有黄泉。 

 只是他们谁又能安然地、并肩地抵达? 

 立在碧落尽头的,是萧景琰薄裘白马,回首凝望的身影。 

 他已远得,看不清蔺晨的面目。 

 皇子在一瞬想起了无数出征或告别的诗句,原来这就是离愁。 

 长天一任驰骋,朝霞等待破空。这也是离愁。 

 他握紧了缰绳,胯下骏马锐声嘶鸣,朝那一轮明月奔去。 

 身后腾起滚滚烟尘,无限广袤,无限漫长。

  


 

 

 

他没有回头去看。把一切的浮灰与荣光、谋算与中伤,王气纵横的京华和彼黍离离的大理、烟涛微茫的琅琊和云霞明灭的梅岭都抛弃在身后。 

 谁可共行? 

 高不可问的天意,知与谁同的婵娟,长逝入怀的西风,天涯难觅的封侯。

   

 

 

 

“先生将往何处?”

 穆王府侍从在蔺晨身后询问。 

 “浮生已随清歌去,我又能去往何处?”他拢紧了白衣,抵御初春夜间的寒风。 

 侍从却看见他为长发遮掩的唇畔,泛起狡黠笑容。 

 那笑容三分寂寞,也有六分超脱。最后一分是千古功过,一笑置之的酣畅淋漓。 

他指一指浩渺的北方,重山耸峙,望之无边无际,“梅岭如何?” 

 

 

 

  

END

 

  

 

谢谢大家读到这里!评论我都有看过了!最近有点忙不能一一回复真是非常抱歉!谢谢你们为这篇文花费的时间,爱的么么哒!

  

 

应该会有两个番外吧。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1146)

  1. 达坂城的西瓜辫子长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土豆烧牛肉
  2. 耀眼与遥远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绿杯子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南书房
  4. 🌸.雪霸霸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红尘有幸识丹青365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龙仔与小哥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kerrying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青岩与鹤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与葵
  9. 甘棠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糖醋耳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在上班,原谅我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留文,打扰太太了,太太不要生气了,虽然重山不度买了本子收藏,但是还